艾玛•伍兹 另一面

画世界乱画画手

这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亚瑟

(我来让你体验一下如何叫被打了一耳光然后来个拥抱)

美国独战后

“英国哥哥,阿尔弟弟呢?”
“乖,去别处玩”

“法国哥哥,阿尔呢?”
“走了。”
“什么意思?”
“他离开了这里。”
马修大惊失色“他不喜欢我了吗?”
“呵”佛郎西斯轻笑道
“是你帮他的吧……”
“是啊(*^_^*)谁叫亚瑟那小子夺走了我的贞德。”
他的脸色很难看,连“哥哥”都没用。



马修不信,飞快的跑去了美国。

“阿尔!阿尔!”
他什么时候长那么高了。
“呐……加/拿/大,你和我一起走吧。”
“可……可是法/国哥哥和亚瑟哥哥会很伤心的。”
阿尔不说话了。

“好吧”



马修觉得当年的自己真好笑,和当年的意大利一样呢。
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自己爱的人再也回不来了。

过去的早已过去,自己不也独立了吗?在那个7月1号的艳阳天,在他“前面”三天。
他不再是谁的弟弟,他就是他自己。

加/拿/大or马修•威廉姆斯


我们为双生子,你是我的光,我是你的影



















来个小甜饼
马修:阿尔,我很好奇。你比我小,为什么你还是攻
阿尔: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因为本hero厉害啊。
马修:那你也不要那么大力吗……我现在还疼着呢……(小声BB)
路过的亚瑟:??????阿尔,说,你对马修做了什么!!!
一直都在的腐烂:啊♂~孩子们都长大了呢。
801:写本子吗?
小菊:好啊。
王湾:写完分我一本谢谢。
王耀:小菊你变了。床上也那么凶………………
面对于本子,小菊永远那么凶
王嘉龙:老师……
王湾:大哥……
王春燕:哥。。。





(马修爱的是自己那可爱任性的弟弟,而不是这个狂妄自大and ky 的弟弟。)

结果最后局,他们都仅是那人的棋子。跪谢布局之恩……

“王,隔壁国家又来提亲了。”
呵,又来了
“赶回去。”
“王,这次……”
滚,他一定会这么说的。
“赶回去吧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数年后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为什么。”
因为什么,没有为什么,这是觉得,太久了。
“呵,你不一直想知道我的生日愿望吗?”
那是以前
“愿你我既可以朝九晚五,又能浪迹天涯。”

【凹凸世界乙女向】格瑞×你 古风设定

灵感来源于歌曲《眉间雪》
如果可以,请开始
刀子向

        一名女子来到一名孩子的面前,问到:你叫什么名字。
孩子如实回答道:格瑞。

       只见女子轻笑道:我喝了你的茶,我就是你师傅了,我们二人一心,保卫这个江湖!对了,你在这等着,我去给你买糖葫芦和包包。
        她刚想走,却感觉有人好像拉住了她的衣角,转头看,是格瑞,她忍不住嬉笑到:怎么?你害怕?男孩倔强的说:才没有(//∇//)
         女子扶额笑笑:放心,我不会离开你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几年后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格瑞正在练剑,女子走过来,想老母亲一样的对他说:你要出师了就不激动?看这是你绯歌师傅给你准备的衣服,穿上看看~
         格瑞有一点不高兴的对她说:不要,你做的衣服太难看了,我将来名扬天下怎么能穿这种衣服。
         他顿了顿,接着说:师傅 你一直在这里,都不去别的地方,是不是在等谁?
         女子的眼神暗了暗:我谁也没等,谁也不会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为什么不去别的地方?一直呆在一个地方,你——不会闷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怕我一转身,连你也不见了……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师傅,我走了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身衣服,还真有点名扬天下的味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师傅,你有家人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只见女子故意转开话题:“这是你的小马驹吗?要天天给它刷毛,不然长大了才会……” 
         格瑞打断了她的话:“知道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女子好像想到了什么:“我这里还有些上等的野草,要不要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用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格瑞好像还说了些什么,但绯歌心里只有了一句话“徒儿终于长大了啊……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 格瑞离开了之后,人人都说绯歌疯了,自说不会回来,却年年等待,经常买了糖葫芦,自己,又不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绯歌不会老,绯歌不会死,那她只能千年等待,等待一人回归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她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对格瑞的感情,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把他带回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晚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格瑞——
(第一人称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离开师傅后没过几年也收了个徒弟,她长得很像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也问了我在等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告诉她 我谁也没等,谁也不会来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又问我,为什么不出去走走?我想起了当年师傅的回答:“我怕我一转身,连你也不见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白色的雪花飘到我和绯默的脸上,头发上,她笑起来,双手捧起:“看,下雪了!”/(另一边)一位女子撑着红色的纸油伞,静静的说到:“看,下雪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终究没等到他归来,他终究错过了她的爱……

没了



真的没了








好吧,看在你们这么执着的份子上……
我就写个他们转世的糖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格瑞在梦里梦见了一个女子自称他师傅,带他连剑吹笛打山鸡摘莲蓬。(就是上面的剧情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格瑞……你怎么了⊙_⊙”旁边是发小金的关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没事 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一天到晚都在想这件事,直到班里来了新同学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大家好,我叫绯歌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看相格瑞的位置笑了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终于等到你了/终于找到你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好

关于艾米丽“另一面”的小短文

如题,真的很短。

我,叫莉迪亚•琼斯,我有一家我曾是一个大医院的医生,而现在,我只能营业着一家小小的私人诊所。

有一天,一封邀请盘却改变了我的生活。

我来到了一个神秘的庄园。



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看什么看,往下翻


不不可以这样,这是不对的




算了,这世界,不会那么简单的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继续翻




呵,莉迪亚•琼斯是谁,我是她的另一面,或者我就是她,谁知道呢?无所谓了。
丽莎•贝克的生死又关我什么事,呵,我,叫艾米丽•黛儿,我,不认识什么莉迪亚谢谢。






光明?对我来说没有用了。


第一次写不好无喷

今天一早玩第五人格遇到一杰克,队友三人全死了扔下我一个人正以为玩完时遇到了一个帅哥杰克,他抱起我让我拆完了所有椅子然后帮我找地窖去了,后来听他说找地窖找了半天不想找了但还是要找!
呜呜呜好感动

呵呵呵呵没啥喜欢的